2012年7月27日 星期五

《拍謝少年》專訪



2004年春天吶喊十周年的時候,三個才剛上大學的少年,相約到墾丁,在那裏混了十天,心裡想著「哇,沒想到台灣竟然有這麼多樂團,可以辦得起十天不間斷的音樂祭」,所以就一次中標,從此,拍謝少年踏進了台灣的獨立音樂場景。鼓手宗翰與貝斯手薑薑是高中同學,維尼是他們在PTT找來的吉他手,假如你曾看過他們的表演,就會發現在舞台上堪稱完美的默契,就是這幾年來的練團、表演,和吃東西暨檢討會,一次又一次,慢慢彼此磨出來的。


這次「暑假」團隊在挑選Line up的時候,大家都覺得不能放過這個近來正夯,虱目魚台味青春的拍謝少年。在現實與夢想的夾擊下,拍謝少年算是玩得最用力的其中之一。還在念研究所的維尼,平常以教琴賺取生活費,剛從研究所畢業的鼓手宗翰,即將面臨找工作的壓力,而在設計公司上班的薑薑,更在我們前往訪問的前一天晚上,才因為準備提案的事情,工作到凌晨四點才下班。為了心中有價值的東西,一切的奮鬥和犧牲都是值得的。於是,我們就在深夜,和平阿帕巷子後方的小公園,完成了這次的訪談。

(訪談請按繼續閱讀) 


「反正就是要玩得快樂,這是唯一的重點。」─ 拍謝少年 薑薑 

暑假:現在大家都出社會了,玩團是件需要並且充滿熱情的事,那現在的你們是怎麼去完成那些應該需要暑假來完成、去做的事呢,跟苦命的大家聊聊吧??
薑薑:就是我們要怎麼想玩團這件事情,我們覺得很重要,就是我們現在很容易吵架,因為我們現在發專輯...
暑假:所以你們才坐這麼遠?他們兩個比較好?
薑薑:屁啦~,才不是這樣子...
暑假:他們兩個點頭。
維尼:誰點頭啊!(眾人笑)
薑薑:你真的很奸詐。
暑假:誰最強勢啊?應該是你吧 (指薑薑)
薑薑:可是我會直講,我不會悶住。對我們來說,一起玩比音樂重要。所以音樂不是我們會吵架的點。所以我們不會說,欸,你這個鼓怎樣,吉他怎樣,我們比較少講這個。
暑假:所以你們都吵什麼?
薑薑:就是老了會越來越固執,每個人都會,一定的,慢慢的。你會很想要休息啊,反正就是要玩得快樂,這是唯一的重點
維尼:就是有的時候,在決定一件大家都很在乎的事情,就會吵架,因為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意見。
宗翰:譬如說,假設這個貼紙 (專輯的虱目魚貼紙) 要不要放,其實會有,也不是說放就好,或者不放就不好。
薑薑:我們用寫歌的方式在決定所有事情,所以我們很容易會有大家意見不同。其實我們每個都想過得很爽,但是選擇玩團你的人生一定不會很爽,就是你會不知不覺的變得跟大家一樣,就像很多人不玩團,或是很多人說想要更好的生活,更高的收入。
暑假:你們 (宗翰和維尼) 是怎麼想的?
宗翰:我覺得我們現在處於一個不穩定的階段,就是我剛畢業,我退伍了,但他  (維尼) 還沒有當兵,也是最後一學期。原本我們是住在一起,可是未來,可能過一兩個月,就不是這樣。我不知道,這個階段其實很多因素是還蠻不確定的。
暑假:所以癥結點是時間?你們有共識嗎?
薑薑:不是耶,我覺得應該是你怎麼選擇你的生活。在努力上是有共識的。我上班時間比較長,下班有時候還會另外搞些有的沒得,我幾乎是沒有什麼休息的時間。
維尼:其實去年給自己一個功課,一整年的功課,就是我本來就是一個會想很多的人,但是不是鑽牛角尖的想,就是會想要知道現在自己的處境,去把它看清楚。那我覺得,好像,我不能這樣去跟音樂相處。所以我去年,人生還蠻大的改變,就是我想要幹麼就幹麼,包括我的生活或者音樂方面。一年結束之後,我覺得我學到蠻多不同的東西的,但我還沒有辦法全部講出來,但是我想不到今年給我自己的目標是什麼。可能出專輯,忙完之後,覺得幹你娘,已經夏天了。可能從一月到七月,做了很多事情,但這些事情都只是一個目標,這個目標就好像當你抓了一個遊戲,已經快要抓完了之後,突然會覺得手忙腳亂,那我接下來要幹麼?
暑假:就是灌啊,安裝啊!
維尼:我知道啦 (眾人笑)!就是你很期待的東西,突然快要下載完了,譬如說,幹我好想玩NBA Live,那就去抓啊,但是真的快要抓完之後,就,好,啊擱來咧?現在比較是在這個下載率95%的狀況。

-----
 電動遊樂場,就是投十塊,一整天待在那裏,暑假就是看漫畫和打電動。 」 ─ 拍謝少年 宗翰  
暑假:小時候暑假都在幹什麼? 
薑薑:多小?
暑假:你有印象的小時候。
薑薑:小時候住在鄉下,那時候鄉下真的沒有什麼娛樂,所以我們只要下課,真的沒有什麼娛樂,因為學校是在鎮上,所以你會跟同學混。我是住鄉下,我去鎮上念書,不會跑回去田裡玩。
暑假:所以你是時髦的鄉下人?
薑薑:好啦,可以這樣說啦。那時候真的,灌籃高手超紅,就在大太陽下一直打籃球,全身就像木炭一樣。因為沒錢,大家一個人出5塊,買清冰15塊、20塊一起吃,就是小時候暑假最深刻的記憶。
維尼:我都在看抓狂一族 ,我記得我國中有一個暑假都在看 (眾人笑)。高中也都在運動,就是早上十點出去,晚上十點回來,也不知道在幹麼。
宗翰:電動遊樂場,就是投十塊,一整天待在那裏,暑假就是看漫畫和打電動。
薑薑:幹,他97 (格鬥天王) 超強。
宗翰:對啊,小時候還會偷媽媽的錢 (眾人笑) ,打電動
暑假:大家以前暑假都幹過不少蠢事,你們以前做過最蠢的事情是什麼?
(沉默30)
.........
......
....
..
.
薑薑:我們應該會被檢討耶,都想不出來。
維尼:我記得有一年大學的暑假,在高雄過,家裡的洗衣機壞掉,然後我每天穿一條內褲,在外面洗全家的衣服 (眾人笑),就這樣,蠻蠢的。

-----
暑假:說一下你們最近比較喜歡的樂團。
宗翰:河豚子,支持一下,越聽越好聽。
維尼:他們現在表演很好看。
暑假:你們不是有一起表演?
維尼:一起表演很多次,但是每一次都覺得他們在進步。因為他們比較特別的是,他們現場會也彈合成器也彈吉他,通常樂團,如果說三個人又要有合成器,又要有吉他,通常都會放loop,但他們是現場彈,再疊起來。他們這一點幹得越來越好。

這樣很爽,就總是要有一個出口發洩,毀滅的慾望。 ─ 拍謝少年‧維尼
-----
暑假:為什麼維尼表演都要摔吉他?每次都有新的摔法? 
維尼:這樣很爽,就總是要有一個出口發洩,毀滅的慾望。剛好我的吉他又很堅固。
暑假:都不怕壞掉?
薑薑:他會自己修啊。
維尼:對啊。 
暑假:所以你壓力很大?每次都要比上次更狠。
維尼:也可以,好,那在把暑假還給我就不摔吉他。

大家可以期待一下,在把我的暑假還給我「表演不摔吉他」的拍謝少年。接下來還有很多樂團的訪談會持續放上來,大家有興趣就持續follow吧!



【採訪:把暑假還給我  撰稿:林翰  攝影:懶毛】

-----

拍謝少年 (Sorry Youth),一尾台灣土產搖滾樂隊。
吉他維尼、貝斯薑薑,鼓手宗翰,05年春天吶喊後開始寫歌,初期創作以樂器演奏為主,現在心繫台語搖滾,目標寫出阿公阿嫲點頭稱讚的台語金曲,以井上雄彥為精神導師,熱炒攤為後援補給,拎著啤酒樂器穿梭於南北縱貫現場,音樂靈魂來自現場表演氣味。

2012
年首張專輯《海口味》已經發行。





1 則留言: